从前有座双关城🌊

愿你们这场爱能避免麻烦
愿你最后也能登上雪山

一个小号/更新随缘

【薛晓】成人之美 一

原著重生向,尽量HE,尽量不OOC

广播剧后遗症下的产物,薛洋重生到义城前

想了想虽然最深刻的还是那句【死了更好,死了的才听话。】

但还是希望像【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那样的情境发展。

终究还是希望有个好结局。

 -------------------------------------------


        睁眼看看周围,熟悉的杂草堆。手覆在一堆温热黏腻的东西上,不肖想定是从自己身上流出的鲜血,呵,这个梦做的可真是逼真!重新合上眼,确切的来说是流血过多半昏死过去。可过了许久清醒过来,却还是这个地方。耳旁还是一片混沌之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妄图拍醒自己的痴心妄想,回应自己的只有疼痛和疼痛下带来的一声轻喘。


       “你是不是脚崴了,要不要我背你?”一个温柔而熟悉的男声传入自己的耳朵,薛洋不敢相信,嘴巴颤了颤想说话却出不了声。“要要要!”伴随着熟悉的竹竿响声,薛洋下意识躺平望了望天空。


       “这里有血腥气。”听到熟悉的声音再想起,薛洋心想说这要是梦就不要醒了。“有吗?我怎么没闻到?是这附近哪里人家在杀鸡吧?”这小瞎子真能胡诌!自己以前也被她糊弄了好一阵子。立马咳嗽一声以示自己还活着。

 

        那白衣道人果然停下来靠近自己了。呵,果然还是不长记性,多管闲事,就算重来一遍也还是这样,你晓星尘还是得落在我手…


        温热的手搭在了薛洋的脉搏上,晓星尘在给自己把脉。这一动作让薛洋的胡思乱想不自觉停了下来。另一只手虽极为艰难却不由自主的摸上了眼前人的脸,手刚触摸到一点热气,还没摸到就被捉住。他是真想知道面前这个人是否是真实存在的活着的晓星尘。


     “别乱动,你受了很重的伤。”



     “道长,这么大血腥味,他是不是死了!我们要不要挖个坑把他埋了!”


        薛洋直愣愣地盯着晓星尘,见他回答道:“还没死呢,只是受了很重的伤。”然后略略思索一阵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皱起的眉展开。随即轻手轻脚的把薛洋扶起来背在背上,往道路上走。薛洋在晓星尘的背上,感受着这人的体温,道路尽头是薛洋待过八年的义城。


       还不是八年后没有人气的义城,即使偏僻,还尚有人烟。


       果然像之前一样到了这里,晓星尘照旧谢过打更人,走进闲置的义庄。烧好水,拿着毛巾给薛洋把脸上的血污擦去。一直瞅着他们的阿菁见床上那个满身是血的少年一声不吭地盯着道长,眼神说不出的复杂深邃,一时间心里难受得紧,便张口就来:“道长,这人是不是哑巴啊,从之前到现在一个字都不说。”



       薛洋听了要去揪这丫头的脸,刚伸出手就嘶了一声。正在给薛洋包扎伤口的晓星尘忙开口让他不要乱动,以免扯到伤口。


      “你……”一说话才发现自己的伤已经重到说不出话的地步了,娇气!薛洋原本想说你还是这么多管闲事!重伤倒是可以让他那不过脑子的臭嘴歇息歇息了。

     “让你不要动,伤口会裂,我既然救你回来,自然就不会害你。”



        薛洋思绪飞转,拉住晓星尘的手,展平他蜷着的手指,露出掌心。在上面写了,再见时完整的第一句话。“谢谢你救了我。”



       晓星尘轻笑一声,“那你把腿伸过来,伤重,先包扎完。”说罢,便开始认真包扎。


       包扎完后喝了几口水,薛洋开口问;“道长怎么称呼?还有你俩都是瞎…眼盲之人吗?”说完还故意往阿菁那里看去。


       阿菁理直气壮的回答:“怎么,看不起眼盲之人吗?你这条命还是我们救的呢!”道人回答:“在下晓星尘,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嗯……”


       听到面前人犹豫为难。晓星尘了然:“你我萍水相逢,你伤好后便可上路,你我各奔东西,确实不用以真名相告。换作是我,有很多事情也不希望别人问起的。”

        晓星尘这样说,阿菁可不依说道:“凭什么你都知道道长的名字了,我们不能知道你的名字!我叫阿菁!现在你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了,你必须告诉我!”

        谁没有一些事情不想让别人知道呢,晓星尘本不欲再问,给这人一些空间。阿菁对这个今天下午没让道长背成自己的人很有意见,开始强买强卖。


     “杨辛,辛辣的辛。”貌似满不在意的嘴上回答着阿菁,眼睛却没有看向她,盯着晓星尘看,眼睛似有亮光,似有探究。晓星尘嘴角上翘问道:“可是令母喜食辛辣?”看他无疑,薛洋也笑了笑,还转过脸冲着阿菁仰了仰脸。


        不笑还好,一笑阿菁才发现这个臭坏蛋笑起来蛮可爱的,居然还有两颗虎牙。不过朝自己仰脸是什么意思,宣告胜利吗?就知道他是个坏胚子,气的阿菁拿起竹竿戳在地上几个浅印。



        这边聊完,道长领着阿菁去了义庄大堂。听见晓星尘和阿菁告别的声音,直到晓星尘脚步声听不见,薛洋才出声:“那个小阿菁,你过来。”


       阿菁从铺满草堆的空棺材里探出个头:“干嘛?”


        薛洋回道:“我这里可有糖。”


        阿菁犹豫了一下似是不太想去,谁知道那个坏蛋又想耍什么花招,拒绝道:“不来,我要睡了!”

        可阿菁口里又酸酸的,这时薛洋甜丝丝的威胁道:“你以为你不来,我就不会过去了吗?我腿可是还能动的,至少踩在棺材上这种小事不在话下。”


        阿菁想象了一下薛洋踩在棺材上的样子,真还算得上是恐怖的。于是慢吞吞的爬起来,拿起竹竿踱步到宿房门口。刚想敲门,想了想直接推开。


       在离薛洋一定距离时停下,伸手问:“糖呢,你可不要骗我!”谁知薛洋也伸出手,手里有两颗糖,“你自己来挑啊,我这糖可是有不同味道呢。”

        阿菁这时再傻也感觉到了薛洋在怀疑试探自己。于是生气的跺脚:“你明知道我是瞎子还戏弄我,等道长回来了,我让他把你这个坏蛋赶出去!”

        薛洋本意是拆穿阿菁的装瞎的把柄,可看着她这种信誓旦旦要告道长的模样,和以前在外边受了欺负或吵了架回来和他们告状的样子一模一样,突然觉得有趣还……有点怀念。觉得就这样拆穿有点索然无味了。就当作她看不见吧,省事儿。


       于是也回到:“我好心可是当作驴肝肺了,你这不是还能摸着闻着吗?那我挑给你,这个小的吧!”说着蹦下床,故意把手上一大一小的展开,把大的那颗放在了阿菁手里。阿菁愣了一下,因为她看见的是这个臭坏蛋把大的放在了自己手里。但嘴里还是嚷嚷道:“小的就小的,说不定还不好吃呢。”



       说着打开糖嘎吱嘎吱舔着,冰甜,那个坏蛋也早已把另一个糖吃了。



    “那个晓星尘道长黑灯瞎火的干什么去了?”



        装作不在意的回答到,“打猎去了”即使是现在阿菁也还是没有完全掉以轻心。她总觉得这个坏蛋有些不对劲,故意说错。

      “噢,因为看不见所以也就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了是吧?”


       “你!才不是!道长是帮别人打妖魔鬼怪的侠义人士!”没套着话,还一下子说漏了嘴,阿菁忿忿的跺了跺脚。“不和你这个坏胚子说了,说了你也不懂,我去睡了!”

 

         第二天,阿菁和道长告状,说那个人不可信,形迹可疑不说,还看不起眼盲的人。说着说着又不自觉的说道薛洋给自己糖吃,声音又弱了下去。道长只觉得她小孩子心境,安抚道:“既然你都吃了人家的糖了,就不要赶他了,他伤好了后自然会走的,没有人愿意和我们留在这个义庄的。”

        阿菁也不好说什么了,这时薛洋突然插进他们的谈话:“你们是在聊我吗?”


        阿菁这边告状不成,又看到这个人立马道:“谁说你了,想得美!”说罢,便敲着竹竿走了出去。


        晓星尘道:“你的伤还没有好,便不听劝,下了床,可以吗?”


        薛洋知道晓星尘喜欢他说俏皮话,虽然会不好意思,但还是喜欢的。便回答道:“多走动才好得快。况且,我这不是想看看道长你有什么小事情我可以帮上忙的!就算帮不上,和你说说话,也可以解解闷。”

        果不其然,晓星尘被他逗笑了,继续攀谈着。


        藏在窗下偷听的阿菁听着这人的花言巧语,无声的动着嘴皮子,像是在说,“这个巧舌如簧的坏东西。”

 

 

 

 

 

 

 

 

 

 ——————————————————————

我闺蜜 @草草木木苍苍 给我捉的虫,我第一次见捉虫捉四十分钟的。

笑得满地找牙。

大概三到五章就会写完,

不出意外一周两更,两周之内更完。

 

 

 

 

 

 

 

 

 

 

 

 

 

【短篇一发完】关于演唱会的场合

        

       黄子韬在32岁那年巡演最后一站的舞台上,想要唱给粉丝的最后一首歌也唱完了。看见舞台上下荧灯闪闪,又往台下看看,那个人坐在那里始终安安静静但发亮的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知道怎么就是突然的模糊了双眼。

 

       这个人从那一年完完整整陪着自己巡演完,并在舞台上说自己是西泡泡的唯一队长后。每一年每一年的巡演,不管有多忙都会在前排比较不起眼的地方找一个位置陪自己全程。

 

       对了还有一个插曲,在有西泡泡的那年的演唱会的最后一站。终于打破窗户纸,却以失败告终。黄子韬喜欢炽烈而纯粹的爱意,包括他自己也是这样。但当有人温温和和却十分坚定的和自己说,你愿意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吗?这样的时候黄子韬却害怕了。

 

       他不否认自己因为这段时间很喜欢杨文昊,但他不认为他俩可以长久。

 

       毕竟一时的爱意好来也好去。

 

       插曲后的两个人变得拘谨,刻意切断联系。大概除了西泡泡一年最多一次的聚会就是黄子韬发新歌和黄子韬演唱会,再无其他相关。

 

       第一年结束时候,在明明看见对方眼里还是只有自己的情况下故意打趣的问,你想这样到什么时候?找到女朋友还会带着人家一起来吗?杨文昊的回答是:“不多一个人,就你和我。”听到这个回答面上很开心说:“好兄弟,够义气。”心里想的却是,谁又能做得到呢?谁相信天长地久谁才是傻逼,以前自己也是傻逼。

 

      第二年最后一站的时候黄子韬的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往下找前排是否有那个人。那个人在前一天有比赛的情况下还是来了,心里又有点心疼却又有点得意。其实昨天原本想发消息和他说,一次没来没有关系。但打好的字就是发不过去,拿着手机睡着了。早上起床的时候暗暗骂了句怂货便去排练,想把昨晚的心思忘记。嘴里一直念叨着忘记忘记忘记,这样似乎真的就忘记了,直到演唱会正式开始看到了那个人,心思起伏。

 

       第三年第一站结束后照例是自己的生日小party。不知道为什么,看什么都心悸心慌,那个人明明也就在现场,但就是想过去要一个拥抱。可旁边人太多,有这个念头的时候,黄子韬第一反应是抱也只能抱一下,抱完马上就要松开!这样对我俩都好。于是装作若无其事朝着杨文昊走过去,越走越近,早以打破安全距离。手还没伸过去,就被紧紧抱住。“韬,生日快乐!”乐字还没听全,眼泪一下子就奔出眼眶。最后一切的预备都没用上,抱了不知道多久也不肯撒手。黄子韬仿佛明白,他在生日这天的放肆是不用负责的。

 

       眼泪模糊中听见杨文昊对旁边的人说:“他醉了,我带他去休息吧,你们先玩着。”嫌酒难喝,只抿了几口的黄子韬仿佛为自己看见杨文昊的心悸与反常找到了借口。是啊,我醉了,所以才这样。一切行为有了“合理”解释,看着旁边把自己扶了一路的杨文昊把自己平平整整的放在休息室的床上。一点一点帮自己脱下演唱会穿的外套皮靴,面对他的突然凑近闭上了眼睛。预期的吻没有到来,听见耳旁那人问自己难受吗?需要卸妆洗漱一下再睡吗?黄子韬睁开眼睛瞪他了一眼。杨文昊话突然停顿,然后立刻明白过来黄子韬的反应是因为刚刚以为自己要吻他。

 

       这时候身手好的好处立显,黄子韬一把把还俯着身子,刚才在耳旁呢喃而现在愣住杨文昊拉过来,反手压在床上。“杨文昊,你听没听说过一句话,男人话说的太多,嘴巴就没空干别的事了?”用嘴堵住对方还想说什么的嘴巴,等着杨文昊反应过来把自己推开之前赶紧用自己少之又少的经验,嘴对嘴像只小兽厮磨喜欢的人。但当杨文昊反应过来时,会被推开这种只有黄子韬脑回路里才有的东西不会有。杨文昊一直以来的自制力来自于对方的不愿意罢了,回应黄子韬的只有杨文昊回过神后带来的暴风暴雨。

 

       是男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何况是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于是第二天一早,黄子韬红着脸杨文昊摇醒并狠狠丢下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仿佛昨天晚上被吃抹干净那个是杨文昊似的。

 

       第四年的巡演每一站都是甜蜜的象征,是的他们在一起了。经历爱意萌生,逃避感情,刻意断开联系,不停的想念,忍不住的拥抱等等环节后的在一起显得尤为的坚定。

 

       第五年,也有烦恼也有争吵。但更多的是因为爱对方而变得更好。他在音乐上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大奖,众多感谢里隐藏了另一个他。另一个他带着戒指的手捧着世界第一的奖杯。

 

       第六年见了家长的他们已经可以毫无顾忌的搂着对方吃着西瓜看着对方影像音乐。一起看着综艺吃饱喝足后喝足后倒在沙发上缠绵睡着。还抽空在假期里去了人少的北极看极光,带着因为不知道对方也买了求婚戒指而乌龙的两对戒指。两个手都有,两颗心都不空。

 

      第七年的最后一站,也就是现在这一刻。黄子韬在全部歌曲唱完后说到:“我还有最后一首歌要唱给我爱的你们和我爱的你。”边说边往简易搭起的舞台梯走,往下一跳。伴奏响起,他开始了练了很久才有些熟练的粤语哼唱: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

请你珍藏,这份情

从未对人,倾诉秘密

一生首次尽吐心声”

 

当走到杨文昊面前,没有言语,就已经抱住。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

请你珍藏,这份情

然后百年,终你一生

用那真心痴爱来作证”

 

       最后一个音响结束,黄子韬摘下了杨文昊包裹严实的口罩帽子,矜持又奔放的说“杨文昊,I DO,你可以吻我了!”的吻字被唇舌吞没。”

 

 ————————————

亲友 @红烧冰激凌香芋扣肉  点的演唱会表白梗,写了大概两千字。望食用开心!♥

最后那首歌是哥哥的《为你钟情》,觉得超适合在婚礼或者这种公众表白场合唱。

 

 

 

 

 

 

 

每个号都要说一遍

不管我混几个圈子,就算不产出也不会回踩。
我希望至少和我互关的人要做到互相尊重吧。
况且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我三次元底线黄子韬/rps好桃
二次底线:全职/all叶,周翔,其他cp乱炖
原耽是作者粉,底线:priest/墨香/狗蛋儿。
以上。

//

今天说这个主要是我这两天首页出现了黑墨香的,我沟通并且双删了。
我可以理解你不喜欢,但如果我俩互粉你在首页骂或者直接人参我喜欢的。我觉得我俩也没啥可说,只能说以前的圈子重合感谢相遇。
废话这么多就是希望首页还有踩或者回踩墨香的和我说一声,双删一下,别互相隔应。

//

如果因为别的圈子粉过我的,看见这条踩雷也可以直接取关我。
我大号只产全职,所以这个号我以上说的所有东西都有可能会产,害怕踩你雷。

//

以及顶着喜欢墨香名号去踩其他太太的脑残粉也一样,请没脑子就别乱说话🙂我谢谢你了!

//

每个圈子都有脑残粉,特别是热圈,以前喜欢镇魂也没那么多事。剧版镇魂火了就也被黑,是,火或者被黑肯定有原因。但别人云亦云好吗?

我的底线是不黑作者,所以我追镇魂的时候主页说啥我都不是很介意。这阵子过了,该留下的会留下,该过去的会过去。大家都只是宣泄激情或者宣泄被打扰的烦恼罢了。

//

啪啪打了这么多字,开始变得平静。
突然发现我喜欢的不管冷圈热圈,总是带有争议。
行吧,就这样吧。

嗯……

有看到评论……以及有妹子来微博找我
我就在lo上这个号也说一下
好好先生大概率是坑掉了……
好桃文之后大概只会更短文
和那篇和别的太太的连文吧大概
抱歉我坑品不太好,虽然之前开坑的时候说过,但还是抱歉_(:_」∠)_

ps这个号是我小号,有时候不能按时看到消息



BGM:邓紫棋《来自天堂的魔鬼》1-8集的混剪
深夜爆肝

大概剧情是赵云澜明知道沈巍有秘密

你来我往    越陷越深

最终互相纠缠在一起的故事

【好桃】迄今为止的视频汇总

【第一弹】杨文昊X黄子韬—谈谈情 跳跳舞—
这个是我刚入坑,那个时候只有两期节目
剪了这首小黄歌看下适配度
这样算的话其实我对好桃是一见倾心吧

【第二弹】杨文昊X黄子韬—跳跳舞 交交心—
这首歌的歌词我很喜欢
本来想剪剧情来着
剪了一半也不想改了

【第三弹】杨文昊X黄子韬—Animals—
纯粹写文开不好车用剪视频代替一下
算是动物AU吧

【最终弹】杨文昊X黄子韬—Are you ready for it=—

这个新发的是入坑好桃三个月纪念。
为了赶上纪念时间,只剪了一段,也没加字幕
后面应该会修改然后替换视频

当【杨文昊】的waving撞上海草舞之后的奇妙化学反应

这个哈哈哈就觉得昊昊怎么可以没有海草
明明waving就是海草本草了

……………………
终于学会怎么发超链接了

于是给我自己的视频汇一下总~

以后如果还做好桃视频的话就发在这里吧




【好好先生】⑦

【ABO设定以及参加真人cp节目梗】

甜甜的一更_(:з」∠)_

前①/②/③/④/⑤/⑥戳tag

主好桃AO/副景奇双A

(好桃)昊昊-A     桃桃-像A的O
(景奇)景行-A     子奇-像B的A

…………………………………………      

          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收工的节目组因为只赶上了半支舞,而不得不不加时录制。而被杨文昊掀起的现场变得十分狂热,不宜久待。节目组的安保出动,带着“罪魁祸首”们去到编导临时想好的临时录制场地。

          节目组发话了之后,杨文昊准备从舞池下来,捡起跳舞前脱下的外衣。听到一阵惊呼,起立,还没等转向欢呼的方向被大力抱住。


         ?!?(杨文昊的内心),身体忍不住想往后躲开,却被温热的身体热源吸引,看清是黄子韬过后便没有再挣扎。“昊昊,你跳的太棒了!啊我看的太激动了!”杨文昊心想,看出来了看出来了。


          近在咫尺的颈项轮廓太过于美妙,鬼使神差的出神,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脖子。摸了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他居然摸了一个Alpha的后颈,这放在什么时候都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一旁摄制组在黄子韬已经飞上台以后才反应过来,心中懊恼。这两个小祖宗,以后只要录制中绝不关摄像机!一边飞速架好机子。

        这边杨文昊匆忙松手的时候,带下来一片透明状物,尴尬对视。作为平时只靠自我抑制信息素的Alpha来说,杨文昊并不知道这就是抑制贴。


        黄子韬出道后的伪Alpha生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自己的抑制贴在公众场合被人撕下来。身体快速反应,把面前人手上的抑制贴“抢”回,用最迅速的手法把抑制贴重新粘回原处。


        虽然只是短短几秒,强烈而迷人的Omega信息素迅速反应。离得远的人像是被清冽的酒香一带而过,很多人不停的寻找信息素来源。而离得近杨文昊非常确定就是面前人的信息素在释放。

        两个不可思议的信息向杨文昊扑面而来。黄子韬是个Omega!信息素也是酒——威士忌?看着杨文昊疑惑又带有探究性的眼神,不躲反而贴近,黄子韬直直的看着说:“抑制贴,就像你看到的,我可不像某些人,随时可以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啊啊啊黄子韬你在说些什么啊,本来想请求对面的人替自己保密,说出口的却是这样挑衅的话。别人替你保密才有鬼!你看他连一个正眼看都不看你的眼睛,十分心虚。



       杨文昊从黄子韬开始说话,他就没打算看着对方。毕竟撒谎的话,看着眼睛会紧张,他很体贴的。杨文昊知道对面的人会解释,洗耳恭听。低头看见黄子韬紧张手在不停的搓着自己的衣角,嘴上却一点不输气势的放着狠话。


      “凶狠”的语气加上原本偏糯的声音,因为两人偏近的距离。杨文昊心一下子就化了,他拉过对面的人,使原本就不远的两个人贴的更近“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不过你欠我个解释,成交吗?”
       


        “成交!”黄子韬急急的说着,并且伸出手指,无言的对杨文昊说着:拉勾!


            那没办法了,拉都拉了!



        另一边走在街上接着节目组另一个任务【挑选情侣装】,这个任务王子奇是没什么意见的,只不过是穿两件一样或者相似的衣服。在娱乐圈已经不算什么新鲜事了,只不过那里管这个叫撞衫。黄景行就更没啥意见了,他现在全部注意力都在王子奇的“兔耳”上,也未免太可爱了吧?



        在第一家店没挑到符合自己审美的衣服,反而被导购小姐姐认出索要签名。这也没什么,签呗,王子奇装作若无其事,脸上挂着标准微笑。但是请你不要捂着嘴笑,然后看看我的头顶,再看看我旁边那位吧?

        出了店,不想再遇到第二个捂着嘴对自己笑的粉丝的王子奇对着黄景行说:“我有想到一个地方,绝对有合适的衣服!”


       到了一家私人订制店,上面写着【Z&J】的外部装潢简单的店。进去过后,里面居然没有人,黄景行正要问王子奇要不要换一家店时,王子奇做了一个稍等下的姿势往里面走着。


         黄景行看着王子奇消失在视线里,里面开始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又过了没半分钟听到很大“哎呦”一声。这么粗犷,应该不是王子奇的声音吧?


       然后王子奇先走了出来,扶了扶歪了一丢丢的兔耳,说这里老板马上出来。静等了两分钟,看着一个一脸胡渣,长的也有点凶巴巴的男人出来。只见这个凶巴巴像刚睡醒一样的男人,直直略过王子奇。问黄景行:“有啥要求,情侣装?对方男的女的?……”

   

        被旁边无视的王子奇锤了一个爆栗,黄景行看着就疼,想着没看出来王子奇有点暴力倾向啊,这好像还是好朋友吧?而三分钟以后他会后悔自己现在太过天真。


       林梦摸着被锤的脑袋,颤巍巍伸出手,“你好我叫James,林梦,服装设计师,Z&J的老板之一”


        然后不怕死的顺手拿掉了王子奇的黑白色兔耳,变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同款兔耳,一边说到“这个颜色不符合你的形象”,一边给王子奇带上粉红色的兔耳,另一只手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原先的黑白兔耳给第一次见面的黄景行带上……

        结果就是被两个带着兔耳的人狂揍!





        







……………………………………
信息素做了调整?
还是都是酒吧,不要太复杂……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咯~

        

【恋爱循环】一

恋爱系统设定   ooc预警

…………………………………………

@随雅 的连文 下一章由她更~
篇幅不定 更新看双方时间
and这篇之后我暂时不会再开好桃长文了 
………………………………………

当黄子韬再次醒过来时整个人都懵掉了,他明明记得他已经死掉了啊。【条件达成,自动触发系统】“啥声音?”旁边没有任何人啊,是哪里发出的声音?这不是我自己家吗?一连串的问号。声音又响起,他好像进入了一个混沌的空间,现实与虚幻相连。

【欢迎使用本恋爱系统, 本恋爱系统将竭力为您开发最舒适的享受,让您体会最最真挚的爱恋!愿甲乙丙三方积极配合,早日愉快的结束合作解除绑定。滴~】 啥系统?恋爱系统是个什么鬼?


这边听的云里雾里,另一边模模糊糊听到耳边韬爸的问话声;“睡醒了吗?这孩子累的嘞,再睡会吧还是!”像是从虚空到了现实。带着呜咽的“嗯”了一声,被韬爸摸了摸脑袋,听着脚步声渐远。想哭,记得飞机失事坠落的那刻,心里闪过了很多东西,但最后想的还是爸妈。再听到爸爸声音的时候说不清楚是什么个滋味。


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想起【虽然这样不好,但是我不得不打断您,刚刚恢复重生的您需要赚取恋爱值。恋爱值直接为负数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什么鬼?刚刚活过来就又要面临死亡的危险?黄子韬上一刻的伤春悲秋一下子抛到脑后,飞机的失事的失重感他可不想体会一次。忙问要怎么样才能赚取这个狗屁恋爱值。


【这不叫狗屁恋爱值,就算起外号也应该叫做甜蜜恋爱值】系统有尊严的纠正到,然后不紧不慢的发布任务


【任务一,完成亲吻】这个还算简单吧,黄子韬已经开始思索找谁好了【时限,在一个小时之内】卧槽这么急的吗?我上哪里给你找啊!【任务人,杨文昊】卧槽卧槽,黄子韬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忙问系统,我没听错吧?是我现在正在录制节目里面的昊昊,杨文昊?我俩可是好哥们啊!



刚想讨价还价【滴~计时开始,您还有59分59秒】黄子韬赶紧穿衣服起身,妈的!哥们救我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用最快的行动出了门才想起来,把系统唤了出来,我现在在青岛啊!昊昊又不在!



系统如果有实体的话,他想表演翻个白眼给黄子韬看,但还是心平气和的解释道【他就在青岛XX酒店419室】你还有这功能啊,黄子韬撇嘴道。


然后想想这个地址,我的妈,这么远啊!赶过去就得半个多小时吧?疯了!开着车加速前进。


尽管时间已经不充裕了,但当黄子韬赶到杨文昊所在位置时,看着大大的【419】门牌号的时候还是被狠狠雷了一下。上天玩我吗?心下一忍提起拳头敲了敲门,没人应。再敲,我靠,不会没人吧?黄子韬倚在门上心想不会是系统玩我吧。



系统回答到【没有噢,本恋爱系统是有节操的,最多看你们玩。】卧槽,你还会读心术啊,系统深藏功与名到【为了更好的感知客户的体验状况这是必须的,友情提示一下您还有十分钟的时间】



还想说什么,门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打开了,刚靠在门上和系统斗嘴还没倚稳的黄子韬差点摔倒。杨文昊看见眼前的黄子韬,眼神里充满了惊喜与疑惑?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看见杨文昊本人的黄子韬可顾不上什么重逢的喜悦,直接提出请求。


“昊昊我知道很难接受,但是我也没时间给你解释了,你能不能亲一亲我!”


“!!!”杨文昊震惊


黄子韬闭上眼睛索吻,表情却是很严肃的认真。感觉到额头上轻轻的温热的吻,黄子韬睁开眼睛刚想纠正,不是吻这儿,是那种嘴对嘴的亲一下的那种啵啵时杨文昊的吻落了下来。眼睛还没闭,刚要说话的嘴巴微张。亲下来的杨文昊一个没控制吸了一下他的小舌头。一个电流钻过全身,反应过来的杨文昊放开了他。说了声抱歉。


满脸通红的黄子韬,看了杨文昊一眼,对方好像没事人一样。对,不就是一个吻吗?还是自己要求的,自己也要像没事人一样。忘记这件事情!这时候脑海中听到系统的【恭喜,恋爱值达到1】卧槽,这种程度只能达到1.黄子韬内心咆哮,那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满分解除绑定啊!对了满分是多少来着!



“韬!”杨文昊的声音将他拉回思绪。其实从吻了黄子韬之后,杨文昊就开始不安故作镇定。他不知道黄子韬在想什么,让自己吻他是因为开了窍吗?还是一时的玩心起来。面上啥事都没有,但眼睛一直看着黄子韬,看他下一步要说什么,要做什么。



结果黄子韬什么也不说,就是憋红了脸,然后陷入了沉思般复杂的表情。他实在忍不住就先开了口。“昊昊,这个其实就是那啥,我玩了一个叫做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我选了大冒险。然后得事情你也就知道了,我朋友还等着我回去玩呢!先走一步了哈!”不看杨文昊的眼睛,说完后拔腿就跑。


黄子韬的谎言很拙劣,一戳就破。但杨文昊没说什么,也没有拉住他身边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狂奔的黄子韬。




只是看向黄子韬离开的方向,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情感晦涩难言。

















……………………………………

灵感来源于《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墨香老婆!
                   《不谈恋爱就去死》龙柒   
                    部分设定有参考

【真相是真】半现实甜向⑩完结篇

①②/③④/⑤/⑥⑦/⑧/⑨戳首页tag

谢谢所有看过这篇文的人

谢谢所有鼓励我的好桃女孩

我们下一篇文见!

……………………………………………………

【好桃】⑩

杨文昊已经两天没有理自己了,黄子韬有点慌。虽然杨文昊再“不理”自己之前给他打了预防针,说是为了给黄子韬看一下自己的过去,也为了比赛能陪黄子韬到最后。杨文昊这只舞需要酝酿情绪。

之前那句,“行,只要你能忍住不给我发信息,我也不会给你发来打扰你的!你好好准备。”就像是紧箍咒一样限制了自己的手,除了每天试探性的早晚安和比赛前一晚的“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之外,黄子韬还有无数话想和杨文昊说,全部忍住。

但就是以上那些不算多的话,黄子韬看看手机,仍然没有任何回应,烦!


比赛开始,注意力暂时被转移。从王子奇被淘汰的那一刻开始,西泡泡队开始被放血,在淡淡被淘汰的那一刻开始血崩。黄子韬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他们不能留在这个舞台。强压心中的难受,呵,不能就不能我黄子韬可以给你们更大的舞台。


杨文昊出来那一刻,黄子韬眼睛一下子泛酸,有一肚子委屈想要和你倾诉。他看见杨文昊面无表情,像是进入了某种无声的情绪。一切话语化成了“放音乐,谢谢”,这是杨文昊和他说的,想要给他看的过去,他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着。


他不知道台下的那个人看了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他不是想和那个人玩玩而已,他是真的想和那个人在一起一辈子。所以杨文昊把自己的一切都剖开,没有任何保留,没留任何余地。

抽到的主题是水,杨文昊跳的是一颗泪水,流进了黄子韬的手心里。看着手心里的泪,黄子韬不知所措,很烫手,想要抹去,又要害怕它干涸。黄子韬泪流满面,泪水的擦拭速度比不上再次掉下的速度,他想在这颗泪流逝之前自己要做点什么。


宣布杨文昊组胜利的时候,主持人让队长上台授予毛巾。杨文昊并没有缓过神来,他只是看见黄子韬朝着他走过来了,他伸出手想要一个拥抱。为了跳这只舞的压抑,两三天没有和黄子韬说话的难过一瞬间最大化,他想要恋人的安抚。

黄子韬攥着手心上的一颗泪水上了台,看见杨文昊向他伸出的双手。毛巾随便一挂,狠狠的抱住然后松开,说完该说的话之后。甩开镜头,大跨步向旁边走过去,趁那颗泪没消逝之前把眼前人拉过来。


两个人没有了安全距离,大概只有一厘米唇与唇的间隙只有一厘米。这时候的小声呢喃也可以直直的冲入脑海,刻定成印。两个人互诉了一大堆两天都没有说完的话,等镜头转了一大圈到他俩的时候,该说完的都说完了。杨文昊不再不安,卸下了所有的心理防线,闭着眼摸在黄子韬脖子上的镜头被永远的纪录下来。

具体说了点什么呢,只捕捉到了零零星星的话语

是断断续续的对不起?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还是互相的无数句我爱你?

……

盛典时黄子韬看着舞台上那些欢声笑语,跳着笑着的舞者们开始想杨文昊。没理由的就是想他,节目录到三分之二开始输入文字,我录完节目去就过去看你好不好。那边马上回复,我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等我来接你。


心里美滋滋的,但是还是要忍不住问一句:那你的胃已经好些了吗?在决赛杨文昊跳完之后就有点虚捂着胃,别人可能没在意,但黄子韬立马觉察出来他的不舒服。看着他强忍笑意给自己和其他队长打了个招呼就想跑去后台。


反正西泡泡都没人在台上了,杨文昊前脚走,黄子韬后脚跟。打开门就发现杨文昊已经开始脸色惨白着流汗了,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都这样了还要忍着,你不告诉别人,也至少要告诉我啊!当我是你什么人!这样生气,也就这样吼出来了。


杨文昊扶额,就是主要为了不要你担心才没说的啊。但是看着黄子韬气急败坏和眼里的担心还是把眼前人搂进怀里小声的安慰道没有太疼,并且保证以后绝对会说出来。这样的表现才勉勉强强蒙混过关,盛典也是为了养胃没有参加。


手机震动,看见置顶联系人的我到了,猛地去抱了抱总导演后跳下舞台。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冲进穿着便衣的杨文昊怀里,两个人一起往前走着。


身后舞台上欢呼雀跃的一切声响成为伴奏,他们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了。





















……………………………………
这篇文是4.16开的,5.27才完结,慢如蜗牛的我其实挺不舍的

从3.8号给好桃做的第一个视频开始,我正式喜欢好桃已经快三个月了。

看见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们,也真的很开心,希望好桃女孩也要一直开心呐~

也希望热情不要被消磨,喜欢他们久一点。

【真相是真】半现实甜向⑨


①②/③④/⑤/⑥⑦/⑧戳首页 tag

晚了一点

大概还有一次更新就结束这篇

and首页太太们加把劲啊

好想每天有怎么看都看不完的文好想当一只米虫
啊_(:з」∠)_

……………………………………

【好桃】⑨   

      两个人坐在练习毯上对望。黄子韬翻身爬起,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形成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黄子韬有点小得意,眼神示意坐着的人说话。等着这个“强吻”了他的人交代一下“犯罪”前的心路历程。


    看着黄子韬像一只威武的猫咪,叉着腰,眼神里充满着小得瑟,冲着他喵喵叫。一击必杀,杨文昊缴械投降。


   “我喜欢你,所以才想吻你!”黄子韬听着有点不好意思的抿嘴,然后装作不在意用着嚣张的语气问:“没了?就这样还敢偷袭!我当你多大胆子呢!”



        这么狂的吗?杨文昊挑眉,伸手把黄子韬往下一拉。得瑟中的黄子韬没站稳,一下子被拉到怀里,听见杨文昊在他有些发红的耳边补充说了一句“我还想抱你。”

     

         手搭上了面前人的脊背,从上往下滑。调情最浓处,气氛刚刚好。黄子韬挣扎着起来问到:“抱我?这个没比亲我更狠啊!”杨某-真-宅男笑容凝固,翻了船。心想:感情你说宅男好就是说说而已啊。但还是正了正脸色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


        因为剧组很忙,已经分开几天的两人终于要在节目里相见了。录制下一期的时候,互相表白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于是在场外相见的时候,两个人根本像是泡在了甜蜜水里了一样,一看见对方就想笑。


        这不,拿着乌龙蜜茶的黄子韬看见了拿着美式冰咖啡的杨文昊,顾着旁边有人,假装不知道杨文昊早已经用微信发给自己的造型。惊喜的问话到“哥,你染发了啊!”杨文昊不是个好演员,听着黄子韬这个话时嘴里含着的一口冰咖啡差点喷出来。迂回了一下,笑了笑。


        黄子韬低声说了句:“加油!”准备往前走,然后感觉到杨文昊的“魔爪”往自己腰上搂了搂。这么放得开的吗?往对方脸上看了看,哇!这欠揍的笑容!黄子韬使出无敌小铁拳,我锤锤锤。就此分开。



          节目录制开始,被韩庚哥问道:“强者对决你怕了吗?”挺挺脊梁骄傲的回应:“我不怕,我有我的昊昊!”哼,庚哥知道啥呀,他真的已经是我的昊昊了呀!


        杨文昊那组组上来时,黄子韬看见了蒙着野兽面具的杨文昊和穿的像芭比公主一样的杨雅捷时心中已经有了底。是跳美女与野兽是吧,问你还不告诉我主题!还秘密,我倒是要看看有什么惊喜!



        跳着舞的杨文昊总是能吸引黄子韬。从音乐放起来的那一刻,已经移不开双眼。在杨雅捷亲上面具的那一刻,呼吸一窒。脑子里全都是他躺在练习垫上装睡时,杨文昊刚开始飞快落下那个吻,以及被自己发现后还“大胆”再次烙下的定情之吻。天啊!简直是不知羞,黄子韬被杨文昊的脸皮惊到了,这个你也要编进舞蹈里!


        高潮部分音乐的鼓点仿佛黄子韬的心跳,张弛而紧促。他突然感觉到杨文昊下一刻会做点什么,用舞蹈表达他自己。


        鼓点开到最强的那一刻,杨文昊单膝跪地。黄子韬惊呼,然后马上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的声音泻出来。但喜欢不是说出声就可以的,眼花泛泛,一句我愿意仿佛脱口而出。

          ……

         在后台的离开了舞台,回到练习室,看见里面杨文昊,锁门。


        黄子韬上去就是一个树袋熊式的虎扑。杨文昊对于黄子韬总是突如其来的拥抱已经驾轻就熟。抱着黄子韬抚平着他的激动,他就知道舞台上主题中送给黄子韬的两个细节,他会懂。


          抱着抱着感觉不对劲,T桖上感觉到了凉意,黄子韬在无声的哭,手足无措。定定的看了两秒,用双手捧着黄子韬的脸,用大拇指抹去他脸上的泪。还是停不住的流,放下手,吻去泪珠,再轻轻的亲在他嘴上。


         杨文昊看着还闭着眼睛的黄子韬,也毫无预兆的模糊了双眼。


         泪止住了,黄子韬舔了舔唇,结果尝到了自己的眼泪,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抬眼结果看见杨文昊的眼睛也红红的,笑出了声,然后把眼前人抱得更紧了。


         下一期的分组早就提前公布,杨文昊抽到了水。杨文昊感受着在自己面前流着眼泪的黄子韬,感受着这样紧紧抱着自己的黄子韬突然想到了什么。杨文昊在他耳边喃喃说道:“你想看看我的过去吗?我愿意给你看。”














……………………

叶不羞生日会消失两天

(*´﹃`*)